東城胡同故事:趙堂子胡同“營造”今昔
來源: | 作者:順益興四合院 | 發布時間: 2018-09-10 | 321 次瀏覽 | 分享到:

  老北京人可能都知道

  北京的五條胡同相交

  能形成一個少見的胡同樞紐的

  大家都會冠以美稱“五路通祥”。

  而這樣的地方

  在建國門就有一處


  趙堂子胡同

  這條東西走向的胡同其實不長

  才225米

  東西走向

  胡同西口與朝陽門南小街相交


  胡同東段相對較為曲折

  共連接了四條胡同

  西南為陽照胡同

  正東是后趙家樓胡同

  正南是寶珠子胡同

  正北為寶蓋胡同

  這種方位就是在古代幾乎也稱得上是

  一個升級版的十字路口


  ▲左邊為趙堂子胡同,右邊為寶蓋胡同。

  這還是一條以“堂子”命名的胡同

  就不難想象它也曾是市井小販、販夫走卒

  甚至文人墨客流連之地

  或許還要發揮生產八卦

  暢通信息的隱性功能

  那么昔日處于“五路通祥”西向的

  趙堂子胡同,今天又如何呢?

  胡同人來人往

  走過這條胡同

  最多不超過5分鐘

  多花兩分鐘細細瀏覽胡同兩側的建筑

  會發現保留下來的門牌號也不多

  胡同北側尚存有1號、3號、5號

  南側則保留了10號、12號、16號


  不熟悉的外人粗粗看過去

  大概也只對3號的朱啟鈐故宅

  和16號建國門街道辦事處的辦公樓

  有一個粗淺印象罷了

  而那些看不到的號碼所標識的建筑

  就如同它一直以來默默發揮的功能一樣

  給居民一個住所、一個家

  隱藏在胡同深處

  與那些年年春天再吐新芽的老槐樹一樣

  成了胡同不變又不平凡的所在


  胡同雖短

  但這里平房院落眾多、居民高度聚集

  所以平日里也總是人聲嘈雜

  特別是黃昏時候

  街坊們搖著蒲扇出來納涼時

  胡同里兩側的槐樹還會飄來陣陣花香

  但要說胡同里哪能見到最高大蒼翠的古槐

  要數胡同盡頭的朱啟鈐故宅了

  幽靜的四合院


  這是一座占地3000多㎡的四進四合院

  宅院由朱啟鈐在20世紀30年代購置

  當時還是一所未完成的建筑

  全部由他自己重新設計并督造


  因其特殊的建筑制式

  以及其前主人的不凡生平

  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期

  這座古宅便被評定為區級文保單位

  留存至今

  磚墻上就鑲嵌著一塊1尺見方的白玉石

  上書“朱啟鈐故宅”

  一旁還有一塊朱啟鈐生平簡介銘牌


  據朱啟鈐之子朱海北回憶

  院內的彩畫及建筑上的做法

  完全按《營造法式》進行

  所用木工、彩畫工

  都是為故宮施工的老工匠

  可以說這座宅院的建設

  傾注了朱啟鈐大量心血

  從廣亮大門進入

  正對著的是一條貫通南北的走廊

  形成一條南北軸線將整個宅院

  分成東西兩個部分

  共8個院落,院內回廊環繞


  ▲1990年拍攝的朱啟鈐故居鳥瞰圖資料。

  如今歷經歲月

  外人若要了解這座老宅院故事

  就不得不從它曾經的主人——朱啟鈐說起


  朱啟鈐是光緒時舉人,清末北京外城警察廳廳長、蒙古事務督辦;民國時歷任交通總長,內務總長;建國后還擔任過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兼古建筑修整所顧問。歷經晚清、民國及新中國,可謂是宦海沉浮卻依然長青的杰出代表,甚至一度官拜市長。即便如此,讓人眼前一亮、為之側目的仍是朱啟鈐對中國古建筑的貢獻。


  ▲著名的茶座,來今雨軒就位于中山公園東南部。朱啟鈐首倡公園開放運動,積極主張舊時的皇家園林對外開放。中山公園就是中國第一座群眾性公共園林,原身為社稷壇。

  他是把北京從一個封建帝都轉變成現代城市的第一個設計師。他主持改造了正陽門(前門),開辟了京城的東西中軸線;打通南、北長街等,開通了京城南北方向的交通要道;修筑環城鐵路、疏浚護城河;將社稷壇改造為北京市第一個向市民開放的公園——中山公園;創建第一個博物館、創辦中國營造學社……翻開歷史書頁,歷數一個又一個的突出事跡,評價其人為“中國古建筑學的奠基人”可謂實至名歸。


  ▲當年中國營造學社的辦公地點就在朱啟鈐故居的前院。

  一個古建筑學奠基人的家宅注定經歷也不會一般。早在建立時起,主人便將前院開辟為中國營造學社的活動場所。作為我國最早研究建筑的學術團體,營造學社請來了梁思成,同時聘請劉敦楨、梁啟雄、單士元等人進行史料收集整理,此外這群志同道合的建筑學研究者、愛好者們還無比重視實地勘測,有著不停留于故紙堆的實干精神。成立后不久就出版書刊多種,例如《中國營造學社匯刊》、《工段營造錄》、《營造算例》等。然而舊中國,所有新團體的創立、發展和輝煌似乎都在日本侵華戰爭開始后一一被碾進廢墟,“中國營造學社”就這樣走過了它的黃金時代,結束于那一聲突然降臨的炮火。


  面對戰爭

  等待這所宅子的也注定只有多舛的命運

  自七七事變后

  朱氏故宅歷經日方征購、國民黨占用

  和抄家、發還、最后捐獻給政府

  作了外交部宿舍后才歸于平靜

  只不過過往風光也漸漸黯淡

  到今天已經成了

  普通百姓日常家居的大雜院了


  建筑與社區“營造”之路

  建筑是民族文化的結晶

  也是民族文化的象征

  建筑營造自古至今

  從來不是單純的匠人精神

  其文化思考和繼承載體的“法定”身份

  朱啟鈐曾言明

  建筑營造不只是 “匠作之事”

  有必要納入文化的范疇


  隨著社會的發展

  “營造”一詞詞義豐富

  又不斷融入時代特色

  文化營造也成為“社區營造”的一部分

  如果說胡同3號——朱啟鈐故宅

  是趙堂子胡同的靈魂

  由此可以探索“文化營造”之古法

  那么胡同另一邊的16號

  建國門街道辦事處則是胡同的地標

  更是我們期待的“文化營造”之今時


  近些年來建國門地區

  以黨建為引領,街道、社區全方位參與

  著力打造的三大文化名片:

  立春文化節、彩虹文化節、公益編織節

  重現民俗特色,培育草根團隊

  輸送地區文化特色,打造公益品牌

  方方面面早已成效滿滿

  不僅亮出地區風采

  也讓本地居民受益匪淺

  更將新生力量源源不斷向外輸送


  ▲2018年建國門第12屆立春文化節現場。

  建國門街道辦事處就這樣充分發揮出

  它作為一個樞紐、

  一個文化培植基地的典范作用

  在承前人“營造”理念

  續民之所愿、所想

  展基層“營造”新圖示方面

  成為趙堂子胡同的新地標

  也可謂正當其時!

新加坡快乐8开奖和值